换返利网

当前位置:主页换返利 > 英语学习 > 英语写作 > 背景文化 > >

历史文化背景中的爱因斯坦

来源::网络整理 | 作者:管理员 | 本文已影响

■江晓原 刘兵

 

江:

 

这次我们要谈的《爱因斯坦社会哲学思想研究》一书,虽是许多学者通常不屑一顾的“项目书”,但平心而论,“项目书”中也有好书,以前我也推荐和评论过。况且此书还相当有趣味,这在“项目书”中就比较少见了。这里我先举一例以见一斑:

 

爱因斯坦曾表示“我愿意当管子工”一事,是常见的关于爱因斯坦的“花絮”之一。对于这个花絮的意义,以前我们见到的读物中有各种解读。看起来比较“唯物主义”,是从经济收入来说事,说管子工虽然干的是脏活累活,但收入很高,有人甚至把管子工的收入和当时美国一个州长的收入相提并论。当然,在这个解读中,爱因斯坦即使只是随口开玩笑,也显得相当庸俗,仿佛唯利是图见钱眼开的样子。

 

现在《爱因斯坦社会哲学思想研究》叙述了关于此事的具有更多学术含量的版本:1954年11月18日出版的《记者》杂志上,发表了爱因斯坦的一封来信。当时的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下令终止奥本海默的“安全特许”,为美国制造原子弹立下汗马功劳的奥本海默已经面临对他“忠诚”的审查。这封来信就是因此事而写的,爱因斯坦在信中说:

 

只想用一句简短的话来表达我的心情:如果我重新是个青年人,并且要决定怎样去谋生,那么,我绝不想做什么科学家、学者或教师。为了希望求得在目前环境下还可得到的那一点独立性,我宁愿做一个管子工(plumber),或者做一个沿街叫卖的小贩。

 

这是关于爱因斯坦“管子工”事件最初的文本。从这个文本看,显而易见,“我宁愿做一个管子工”只是爱因斯坦表达政治抗议时的修辞手段而已。爱因斯坦的这种政治立场,和当时美国的政治风潮——盛行数年的麦卡锡主义恰好在此时退潮(两周之后美国参议院就通过了法案,谴责麦卡锡的政治迫害行为)——联系起来看,是很容易理解的。

 

其实这封信在被《记者》杂志刊登之前,已经于11月10日的《纽约时报》头版发表了,次日《纽约时报》又报道说,爱因斯坦将获得管子业工会的会员卡。几天后,爱因斯坦收到了芝加哥管子业工会给他寄来的管子工工作证,他回信说很高兴收到工作证。而纽约管子业工会则为爱因斯坦送去了一套镀金的管子工工具。于是一次严肃而不失委婉的政治抗议,迅速转化为人们茶余饭后谈论的花边新闻。

 

 刘:

 

我们现在谈论的这本关于爱因斯坦的社会哲学思想的书,涉及有关爱因斯坦非常重要但在日常的科学传播中却经常被忽视一个方面。你刚刚举的那个例子,可以说是让普通人更容易接受而且颇具戏剧性的。其实就爱因斯坦来说,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有些非常严肃,而且极有启发性和象征性意义。

 

在我们日常的科学传播中,大多只是关注爱因斯坦作为一个顶极科学家的身份和贡献,而在国际上对爱因斯坦的研究和纪念中,将爱因斯坦称为“科学家-哲学家”,却早已是经典的说法。人们经常会说,当一位科学家达到很高层次时,便会自然地超越那种纯粹技术性的层面而去关注哲学问题。但爱因斯坦却又并不仅仅是一位关心科学和哲学并且关于这两者都有深刻思想的伟大人物,他有关社会事务的许多观点,也都曾有过很大的社会影响。当年,我的导师,国内爱因斯坦的权威研究者许良英先生,选编三卷本《爱因斯坦文集》,一卷主要是科学论文,一卷主要是哲学文章,另一卷则主要是社会政治言论。

 

有关科学,那本是爱因斯坦的研究专长。关于哲学,比如涉及科学技术伦理等哲学问题,比如他与玻尔长达几十年的争论所涉及的关于物质世界科学规律的本质等更根本性的哲学问题,这也还可以算是与其科学研究有很大相关性,但又是在深层次上的拓展。而在涉及社会政治问题时,他的言论和观点引起人们关注,也许一是因为其超等的智力和思考方式,使其观点本身具有独特的价值和启发性;二是因其正直、善良、勇敢的天性和立场,使其观点公正且不虚伪;三是因他在科学上的声望而联带产生的明星效应。

 

  江:

 

我查阅了一番,发现我们在本专栏13年的历史中,已经三次讨论过爱因斯坦:第一次是谈《爱因斯坦全集》前五卷,第二次是关于《恋爱中的爱因斯坦》,第三次谈的书就是已故令师编的《走近爱因斯坦》。每次的侧重点当然各不相同。

 

爱因斯坦是让人们百谈不厌的人,这当然不仅仅因为他的科学成就,还因为他的种种传奇故事,和他在各方面所发表的言论和他的思想。我注意到你在为《爱因斯坦社会哲学思想研究》写的序中,将爱因斯坦称为“公知”,而且是“理想的、典型的、标准的”,我完全同意这样的说法。这让我想起,我曾在谈论青年爱因斯坦时,将他称为“超级民科”。提到这两个例子,正是想借此说明,爱因斯坦具有多重面相,他的思想和言行具有广泛意义。

 

本书第六章“自由观:麦卡锡时期的自由斗士”,讨论了三个事件,都是爱因斯坦站出来仗义执言并引起激烈争议的事件,其中就包括“管子工事件”。对此,补充一些有关的背景,相信会给读者带来更多便利。

 

爱因斯坦在美国生活了23年,终老于此,并在来美第8年加入了美国籍。但是很少为人所知的是,美国的联邦调查局(FBI)一直怀疑爱因斯坦是共产党的间谍,对他的秘密调查整整持续了23年!FBI对爱因斯坦及与他往来人物的监控行动,包括窃听电话、偷拆信件、搜检垃圾桶、进入办公室和住宅秘密搜查等等,完全和好莱坞匪警片中的老套情节如出一辙。难怪爱因斯坦在1947年12月作过如下声明:“我来到美国是因为我听说在这个国家里有很大、很大的自由,我犯了一个错误,把美国选作自由国家,这是我一生中无法挽回的错误。”(见FBI解密档案)

 

刘:

 

你说的这些背景,以及听上去颇有戏剧性的爱因斯坦站出来仗义执言并引起激烈争议的事件,确实因为爱因斯坦表现出来的那种大无畏的正直而令人印象深刻。

 


分享到: 更多

更多关于“背景文化”的文章

随机阅读TODAY'S FOCUS